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先庆 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

在批判中创新,在反思中进取;将理论融入实际,从实际提升理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经贸决策咨询委员会专家,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广州市现代物流与电子商务发展研究基地主任,广州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王先庆:中国学术界的“科研短命”现象  

2010-01-04 07:02:20|  分类: 科研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夜起来看资料,在分析和总结我正在研究的某一学术领域的研究现状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即相当多科研人员的的学术生命周期其实很短,一般就三五年,有的甚至就是二三年。也就是说,在我们高校及科研机构里,在我所知的学术圈中,尤其是人文社科研究领域,存在着十分普遍的“科研短命”现象。进一步说,就是不少相当有名或有影响力的专兼职科研人员,不论其学术才华高低,却往往在曾经的一阵子“学术辉煌”过后,不知不觉地就从学术圈中消失或很少新成果问世了。

       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学术辉煌”包括:获得国家社科基金或自然科学基金、出版专著、发表系列文章、获得教授或博士等职称或学位等。而所谓的“科研短命”,主要是指“一次性出名”。比如,有的研究人员出过一本书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或者有的人获得过一个国家或省部级课题后,就无声无息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无疑原因多多,包括人事管理体制、科研评价体制、教育体制、官本位、财富分配制度等,特别是相当多人借学术出名后,摇身投入到“当官”或“发财”两大运动中后,学术研究就变成一种娱乐或点缀了,甚至完全是多余的了,因此,“科研短命”就成为必然。

       不过,这里我想强调的还不是上述诸原因。我觉得,学术的真正生命力在于对科研的兴趣和持续创新的动力。如果不具备这两大要素,学术科研就不可能“长命”,就可能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或者迫不得已。比如,有些科研人员,为了职称、学历或者其他的功名,在一段时期拼命搞科研,并为此发了不少文章、出了书、拿了课题,但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本质上是一种的“科研的异化”,目的是为了获得这学术之外的东西。因此,当他们一旦基本或完全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自然就放弃了这一手段。客观地看,目前中国半数以上的科研人员属于这种情形,这也就是大量“伪科研”成果不断的根本原因。还如,有些科研人员,基于实力或运气等多种因素,碰巧得到了一个国家或省部级课题,一时好象变成了科研天才,身价倍增,感觉好得不得了,但多年过去,却并没有看到有什么相关成果出现,原因或许在于目前的课题立项及评价体制等。

       总之,不难发现,真正在我们人文社科界几十年如一日地持续摸爬滚打,不断地发现新问题,不断地有新成果问世,不断地发出自己的声音的人,其实并不多。

       相反,那些真正从事学术研究的人,是那些对学术研究真正有着浓烈的兴趣的人,是那些能不断地为学术事业勤奋耕耘的人,是那些具有持续创新动力并时不时有新成果出现的人。尽管这些人有时可能反而不如那些从事“伪科研”的人(甚至是“大师”,特别是某些商业化的大师)有影响力,因为他们固执地从事着自己感兴趣的课题或项目,而不善于赶时髦或动用关系去千方百计地拿课题等,但他们却不在乎或者少受影响,依然走着自己的路。

       或许,这才是科研的本来面目或本源。我真诚地期待,我们国家的科研体制和环境,如何鼓励或支持学术科研回归这种“本源”,而不是异化为一种“工具”呢?因为,如果这种情形长期存在,一方面,真正的科研人员从心理上或情绪上会备受压抑或打击,弱化他们的动力;另一方面,那些“伪科研”人员则会继续扩张他们在学术领域的势力,越来越多地占据着有限的科研资源,降低科研的价值。

       因为新年里要考虑新的规划和打算,制订新的目标和任务,想着一些新的问题和难题,特写本文,作为新年第一篇博文,也算是新年里对自己的一种激励和鼓励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unif} 芻om">竤t" c"><.lank" iv class=)="${fn1(a.;a> <#--引用模块结构-->主穝s="fc06">推-"> o06">枉穝s="fc给--引用模 {v廖⒉ir meop张照 = eadl; Nic <#-Lame>'s c ToOp张照 枉穝s“"><[c ToOp张照 枉穝s--引用模 ="ztue" href="hztzt&l()}${x.pe"ztztt&newss=role!="er=) },矫嬉是${c[s=role]}” o06">枉穝sue" href="hztzt o06">枉穝s o06">枉穝s榻峁--> <0 ltm-3-txt- o06">枉穝s o06"com/${x.c Ttiox.title,60)|escape}&news
  • <.0-619/竤t"a" target="_blank" href="htt/"; // 学蝧 = m"; // Ss="P="nix = m style=竤t" c"><.0-619/"; ///blo的Щ地址蛭履/blo的蝐t=标识f}v廖v> Params = m&num=5& ie=3&pf03 m2> "; //num为默认显述日猓
  • class="ptcp"'1'get.iv> llin/">$/ewOldBv> W1'get. le="
    class="ptcp"ts> a" targe3rd/js/0.1.0/ts_ad./div="
    if} fun c <# 页絤imh2>--引用 "ztztt a ewO="no}, hone'} 模块8=)="${fn1(a.;a> 芻om">LOFTER fo"> an c {/l-=" 15>--引用引蚢 ewO="no}, hone'} 模块8=)="${fn1(a.;a> 芻om">竤t" c"><.a> c/th&nb an c {/l-=" 15>--引用引蚢 ewO="no}, hone'} 模块8=)="${fn1(a.;a> 芻om">竤t" c"><.m=='wap'} ">tp://blofo"> an c {/l-=" 15>--引用引蚢 ewO="no}, hone'} 模块8=)="${fn1(a.;a> 芻om">fter_single:' rss/rror="this.榻峁--> rea nam 膖-12"> 9 {if !!(blogDetai {/if} 模块8=>订阅此/blofo">=" 15>--引用="id="yo"ztzst} -lintlayclass="zta--引 -lint napi cliv class=og.163.com">">"zlank">rowp;<引蚢 ewO="no}, hone'} plass 芻om">help> a"pecial/007525FT/竤t". <帮助fo"> frme="jst"> c 膖-11膖-11-4还 o06"=" 15>--引 {/if} plass 芻om">竤t" c"><. rowp; wl "ztzs --引用引zt&scap="_l

    rowp;< &newlines.titwl(x.--引用模zt&scap=wl {/if} itmas x} < nou="-->vclass="n.ti">do()}${x."ztzdohis.slock icn0 icnti <>--

    if} w a';--引=visitor.msg = 'e" valuapi <> amsg/ue"';--引=visitor.ue" = 'e" valuapi <> a0-619/ue"';--引=visitor.vcd = 'e" valuapi <> a / tcha.jpgx?pdivntId=9628808}" ';--引=visitor.mrt = 'e" valub alinmon/av7 s" =';--引=visitor."js2= 'e" valuos <> alinmon/av7 s" =';--引=visitor.passport"jst= 'e" valuos <> alinmon/av7 s"passport ';--引=visitor.fp" = 'e" valub linmon/portrait/f c /上襳iew/';--引=visitor."60t= 'e" valub linmon/f c 60.-40';--引=visitor." = 'e" valub linmon/f c .-40';--引=visitor." = =visitor.f ;--引=visitor.adf = 'e" valub linmon/admi="n c .-40';--引=visitor.ept = 'e" valub linmon/napty.-40';--引=visitor.guid=_profget_add= 'e" valub linmon/guid=_profget_add.gif';--引=visitor.p ;" src="ht,'e" valu资謙o.> 资謙o/ /-0 ssaom'bl. '--引"ztz --引"ztz --引"ztz --引"ztz ]--引,cj:[-3]--引,c鱯--引,cm:["",2竤t"/",2oulum/",2music/",200;le ,cs:0--引,ct:{'nav':['亩<',, ',,相册',,音乐',,收藏',,博友',,关于我',,ursor:'],'enabled':[f=",6],'"http:/nav':pdisesct('11111111',2x.--引,cu srk:--引,cv srk:--引,cw srk:--引};--引w   s="f:'0-619s--引"z,资謙o> H s="f:'0-619s--引"z,TOKEN_HTMLMODULEals--引"z,isMp:/ilse}Bst" srk:--引tz ,isWv> lse}dnigh--引"z,sR < --引};--="
    class="ptcp"b1
    class="ptcp"b1 aighs./di  (o)urrenm=s.getE> sBy学蝧="f(o)[0];a.async=1;a. g;m.pdivntN ie.e se}tB>&nre(a,m)--引})(w lin/anouytics>js',,ga(x;----引ga('cle="e', 'UA-613149 -1', 'e;vo(x;--引ga('spri', 'pan view(x;--},30 );--clas--="  (' <'x;--引用y:b pt.asynct= 1;--引 ay:b pt. t= 'e" val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