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先庆 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

在批判中创新,在反思中进取;将理论融入实际,从实际提升理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经贸决策咨询委员会专家,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广州市现代物流与电子商务发展研究基地主任,广州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认认真真走过场”与国民财富大浪费  

2009-06-28 23:39:10|  分类: 热点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垃圾桶分类管理的调查及随想

                    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 王先庆

       这几天到一些市场和景区参观考察,看到有些景区和公共场所的垃圾桶都写有“可回收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的标志,同时配置了可分别收存不同垃圾的多功能垃圾桶,联想到最近我的学生们在毕业论文答辩或开题以及自选项目的立项时师生们经常谈到的“国际惯例”等现象,突然对这个明显具有“国际惯例”的“现代”垃圾桶的使用情况产生了兴趣:即想了解这类看似很先进、很现代的“拍来品”在我国目前的现实生活中到底产生了多少实效?

       我随机地观察了约30多个垃圾桶,发现一个令人吃惊的结果:即几乎没有一只垃圾桶里是分类存放着垃圾的。矿泉水瓶、香蕉皮、快餐饭盒、瓜子壳以及吃剩的饭菜等都只是扔在一起的,还有些垃圾桶的外边就扔有不少垃圾。于是,顺便问了20多位行人、同行者、服务员、清洁工等3个问题,即:你知道哪些是“可回收垃圾”与“不可回收垃圾”?你平时是否分类扔垃圾?是否有专人引导或管理人们的分类抛弃?结果,除了5个人回答了解一点“可回收垃圾”与“不可回收垃圾”的内容外,其他两个问题全是否定的回答。 尽管我因为主持过某地“再生资源回收网点规划”而专门对这个问题有过一些了解和关注,但毕竟这不是我的专业,因此无心对此作深入的研究。但并不妨碍我得出一个基本的结论和认识,即这些充满着现代文明色彩的东西实际上压根儿就是一个摆设和充充样子,至于现实中是否有人分类弃放或回收,实际上是无所谓的,甚至具有典型的自欺欺人的特点。对此,本文称之为“垃圾桶现象”,它反映的是一种几乎完全是“做无用功”但大家都“认认真真走过场”的社会经济现象。这30多个垃圾桶标志牌及功能设置的浪费几乎可以小到忽略不计,但这种现象导致的财富浪费却大得惊人。

      由此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何这么一个看似“很现代”、“很文明”却难有实用意义的事物却能广泛地存在?进一步,我国还有多少类似于这类看似很国际、现代化的东西却只是“摆设”的东西并由此导致了多少形式主义和浪费?例如,星级酒店评估中,四星级以上的酒店要求有游泳池,但实际上这些游泳池有几个人去游泳?再如,不管什么人从小学开始就学英语,至于全国人民中有万分之几的人用过英语,没人理会;又如,不少大学的本科设立一些非常前沿的专业(如“金融工程”),至于这个专业的学生毕业后有几个人从事相关工作,无人顾及;还如,一些打着所谓根据国际领先、世界先进、国际惯例等的技术开发、科学研究、绿色食品、创意产业、新经济、国际会议、公共建筑物、城市景观等,有多少具有实效和现实意义?有多少出国考察是基于真实的实际需要?更有甚者,有些地方政府宁愿牺牲财富收益(即“倒贴钱”)和环境去换取“外资”以及GDP的增长,这到底是基于一种什么的动机?

       以上反映出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即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中的许多领域,都明显存在着盲目照搬所谓世界先进、国际惯例而不顾中国的历史文化、经济发展阶段、政治体制、个人情感、人际关系、道德习惯、人文素质等特色和条件约束的事件和活动,而这些事件、活动或物品,明显是为了迎接检查、做样子或面子工程,继而牺牲实际效果和用途,满足和迎合各种形式要求,导致或多或少的财富损失、精力消耗和资源浪费,实际上,这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生活中的一个灾难性问题。当“实实在在做样子,认认真真走过场”成为一种习以为常的“常态”时,这不能不说是科学的社会价值观和基本人文精神的一种反叛,是一种自我理性和个性的沦丧。无疑,我并不是反对“国际惯例”,但问题是,对于那些打着“国际惯例”的旗号搞着实际上搞形式主义的的“费力不讨好”现象深恶痛绝。

       与欧美现实主义价值观相对应,形式主义和面子主义在我国有着更深层的社会历史文化背景。欧美人吃饭就是吃饭,而我国吃饭却有着十分丰富的意义,于是才有饭桌文化以及难以数计的浪费。无疑,这种“垃圾桶”现象显然就是这种形式主义的反映。具体说来,它形成的机制及影响因素可能涉及以下方面:一些官僚主义部门设置了许多不切实际的检查标准、没有人对资产和投资的实效负责且缺少监督、为了应付各类形式主义的检查而被迫、热衷于赶时髦而不顾国情及实际、有些权力部门或个人为了显示自身水平而随着设置条件、决策者的思维方式或认识水平有限、对西方文化和东方文化缺少了解、对不同国情和不同社会经济发展阶段的条件差异不清楚等。

       总之,我不知道这种无处不在的形式主义导致的资源浪费和精神消耗是多少,也不知道有多少财富是由于这种不顾实效而损失和流失?有多少GDP或成绩中含有这种缺少实际收益的“水份”?但我真切地希望,我们的国家和国民何时开始一场“新理性运动”,走向集体理性,从盲目冲动、不讲条件、面子至上等形式主义逐步走向务实、实用和实效,多些科学和理性决策。

     

  评论这张
 
阅读(5207)|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