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先庆 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

在批判中创新,在反思中进取;将理论融入实际,从实际提升理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经贸决策咨询委员会专家,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广州市现代物流与电子商务发展研究基地主任,广州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我加倍为流通革命呐喊  

2009-01-05 01:13:06|  分类: 商贸流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 王先庆

    自2008年11月我们举办“广东流通三十年回顾与展望高峰论坛”以来,接二连三都是参加各种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学术性活动和行业性总结性会议。其间,有一个深切的感受,就是感觉“中国流通业的春天来到了”!不仅关注和研究流通业的新人在不断增加,过去不少从事管理或其他专业研究的人士也转行到流通研究中来,而且由于近几年来大量新兴的流通企业的成长和崛起,带动了一批实战性的行业研究人才和流通政策研究人员。总之,就我从2003年接手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这个职位以来所感受到的变化,觉得现在的商贸流通业学术研究正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起步期

       元月2日,还在国家法定的假期中,中国人民大学现代流通研究中心主任马龙龙教授、首都经贸大学中国流通研究中心主任祝合良教授等一行四人就专程来我们流通所考察交流,并就流通经济学的学科建设、流通科研机构的跨区域合作、流通领域的热点问题及学术交流等一系列问题达到了若干共识和初步的行动计划。这在我们所的建所史上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也是令人振奋的。因为此前,我一直以为象我这样为中国商贸流通理论研究而奔走呐喊、苦苦奋战的人是缺少“支持者”的,而现在看来,全国各地有越来越多的人象我一样到处鼓吹“流通业是国民经济的先导性产业和基础产业”、“流通业是发展现代服务业的突破口”、“市场经济的本质是流通业”等理念,进行着现代流通知识的大启蒙运动,更加大张旗鼓地批判我国现行宏微观经济政策从体制设计到决策体系普遍“重制造,轻流通”的危害。我开始真切地感到,一场静悄悄的流通革命正在中国大地上来临。

王先庆:2009年,我加倍为流通革命呐喊 - 王先庆 - 王先庆博客

                                                    图:马龙龙、祝合良、王强三位专家了解流通所情况

          在我的长期研究计划中,有两个重要的研究内容,即中国在未来三十年如何推进流通革命和资本革命。我认为,这才是中国未来三十年真正改革中国经济体系的最深刻变革,也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一直来不及进行的革命,换言之,过去推行这两大革命的条件并不成熟。由于得出这些结论不是一二句争论或解释所能做到的,因此,这些结论的草草给出可能容易引起批评,但没有关系。我将用二至三的时间,详细地研究、解释和回答与此相关的种种疑问。尽管过去五年中,我已经有一些文章在表述着我的这些观念,但我知道,这些零散的思想火花很不系统,或者也不够成熟。

       在2008年“广东流通三十年回顾与展望高峰论坛”期间,我一共总结和归纳性地提出了十六条宣传口号,并做成了宣传路牌,其中,有一条超大型标语口号(25米长)引起了许多一些领导的高度关注,内容是“以商贸流通业为龙头,大力发展现代服务型经济,带动广东产业大升级;以流通革命为突破口,全面打造内需拉动型经济,推动广东经济大转型”。可以说,这条口号是凝聚了我这几年流通理论研究的基本感悟和心得,差不多花了我整整三天时间。因为,如果想不出一句话能表达我对广东流通业理论研究和政策实践关系的长期思考,借以向全体参加的专家学者、政府主管领导、企业家和媒体人员介绍我的流通理念,心里实在不甘。回想起来,这句口号即使是用于国家的流通产业政策,也十分到位。当然,要研究清楚包含其中的学术问题,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但不管怎样,至今和朋友们交流起来,我还是自己的这一“原创性”(而今很流行这个词)的表述感到自鸣得意。

        这一个月来,我所做的工作中,有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对2008年进行总结和对2009年的工作做出安排。在进行总结时,我特别强调了一点,就是2008年作为我的“转型年”基本上得以完成。同时,我得以自豪地宣告,从2009年开始,我将全力地投入到对自己喜欢的研究领域进行研究。为了这个“研究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写自己愿意写的东西”的目标,我可以说奋斗了二十多年,其中,有不少经历被人称之为“弯路”(我真正的兴趣是科研和写作,但为了使自己的研究有价值和结合实际,我下海创业,兼职,当了若干年不合格的“老总”,亲自创办了第一、二、三产业的不同类型实体,亲自处理了工商、税务、银行、会计、人力资源、法律、营销等所有与企业实践相关的事务,亲自参与了股份制改造、资本上市、并购、投资基金设立、企业运作,可以说极尽折腾之能事,走了一条让熟识的人都啧啧称奇的“另类”学术之路,过着一种不同于大多数学人的“学术人生”。有一点可以肯定,我这么做的内在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知道这些经济活动的实际过程中是如何进行的?它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背后的本质和现象到底如何?我不要纸上谈兵!我讨厌和憎恨那些毫无实际理解的空谈性“研究”!)但无论如何,我今天终于可以达到了这样一个境界,构筑起了这样平台,做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是一件费心费力、来之不易的大事。总之,2009年,将是我的学术研究生涯的新起点。

        进一步说,从2009年开始,至少三年,也可能是五年,我会将自己的最主要精力集中于商贸流通理论和政策的研究。我坚信:中国经济学的真正突破将在流通领域,而不是其他;同样,我认为中国经济几千年来的最大变革和大转型最终也将发生在流通领域,而不是生产领域或其他。中国市场经济体制建立的最核心问题是流通问题,而不是生产问题。为了弄清这些问题,我将不遗余力(不过,朋友们也不要太担心,不要以为我真的为了学问“不要命”,我的研究充满激情,我的生活也充满快乐!我在研究的过程中得到享受!这也是我新年里对一向关心、支持和帮助我的人们的一个回应吧!)

          2009年,我将加倍地努力,继续为中国推进流通革命而呐喊!我深情地呼唤着类似于日本20世纪60年代的那种轰轰烈烈的流通革命早一点来临!!正如我在2008年“广东流通业三十年回顾与展望高峰论坛”上所作的主题报告题目“金融危机背景下广东流通业面临的新机遇”中所表达的思想那样,三十年前,中国改革开放的突破口是流通领域,三十年后,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尤其是新一轮思想解放运动的突破口,仍然是流通领域,只不过,所处的环境、发展阶段和水平不一样罢了。我认为,中国目前扩大内需的关键就是要搞活流通,农村的根本出路也在于搞活流通,中国提高增长质量的核心同样在搞活流通。

         然而,问题的难点在于,懂得和熟悉流通的人太少太少(可悲之处在于,我们的高校教育中,既没有相应的专业设置,也没有系统的学科建设,然而,它在很多年里,流通业却是我国大学就业人数最多的行业领域)。因此, 2009年,我将更加努力地致力于中国流通知识的启蒙运动(尤其是政府官员,因为我的调查表明,中国各级政府部门包括经贸部门懂得现代流通知识的干部不到1%,同样懂得现代流通知识的经济学研究人员也不到5%。传统经济学中的“生产决定流通”已经根深蒂固地深入到各级干部和研究人员的思维意识和行为决策中!根植于我们的工商登记制度、统计制度、税收政策、法律体系、部门设置、教材体系等)我也期待着更多的人们,尤其是我的朋友,为中国的流通事业加倍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2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