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先庆 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

在批判中创新,在反思中进取;将理论融入实际,从实际提升理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经贸决策咨询委员会专家,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广州市现代物流与电子商务发展研究基地主任,广州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王先庆:中国应建立“国际流通渠道保护机制”  

2009-01-16 08:4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明:《中国企业报》记者李欣,就我国企业在出口过程中的回款难问题进行采访,我谈到: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中国企业在走入国际市场的过程中,却往往容易误以为国际上一切都很规范,缺少自我保护的意识。实际上国内外的风险是同样存在的。很多企业为了出口创汇,为了竞争往往忽视风险的存在,甚至没有防范出口风险的环节。除了要有防范风险的意识以外,我们还需要有全方位的防范途径,我国的出口已经面向整个世界范围,中国应该建立起全世界范围内的“国际流通渠道安全保护机制”。包括在签订合同、出口过程、谈判追讨等各个环节,而我们现在正恰恰缺少这个系统。                

       2008年12月16日,广州、深圳、惠州等地四家时装女鞋企业起诉美国加利福尼亚州Citicross公司拖欠货款一案终于有了结果,加州波莫纳地方法院认定Citicross违约和欺诈,判定Citicross公司赔偿四家中国企业货款损失并合计利息约300万美元。
  从Citicross公司拖欠货款伊始,到法院最后的裁定已经过去了3年。中国企业的胜诉并不轻松,四家企业之一的伊丹珊实业有限公司已经破产,而惠州万达鞋业有限公司、香港冠行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已到濒临破产的边缘。
  未提起诉讼的企业仅广东就有7家,这几家中小型企业大多已经因为资金链断裂而破产,被涉及的几十家上游供应商也都面临着生产困难。
  11家企业被骗500万美元
“我们公司还有95.8万美元没有追回。”香港俊彦(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关粒说。俊彦公司是一家专门做外贸的企业,出口对象全部为欧美,2005年上半年开始与其Citicross公司合作,他们是最早也是受损失最大的企业。
  “当时我们公司成立时间不长,经验也不足,没有了解对方的背景和信誉度,导致比较被动。”关粒说,“对方的诈骗是有备而来,2005年底我们知道被骗以后,就不再为他们发单了。”
  另外的几家企业的遭遇与俊彦公司类似。
  “在小单生意的时候还履行合同,后来就不按时履行,总是拖欠,再到大单生意时就完全看出是诈骗。”惠州万达鞋业总经理陈胜达对记者说,万达鞋业公司的产品全部外销,其中英美国家的出口额占到90%以上。2006年开始与万达与Citi鄄cross合作,被拖欠的货款有40万美元。
  “2006年9月份之前订单比较小,只有八九万元,当时对方的信誉也很好,能够按时付。2006年9月份之后,忽然10万、20万元的订单增多了,我们当时并没有预计到这个风险。从那时候开始他们就不好好付款了。”香港冠行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俞斌对记者回忆说。

从总体上来说,Citicross是故意设的一个陷阱。一开始小订单的时候信誉好,突然增大很多订单,之后就不给钱。俞斌说,“我们与另外几家企业之前彼此也了解,但当时并不知道他们也被骗了,因为相关的订单会涉及商业机密,之前大家也没有谈过,等互相知道后就全被套住了。”
  俞斌说,冠行国际被骗金额有40多万美金,而这40多万美元并不只是关系他们一个企业的问题,涉及许多材料企业和相关配套企业。
  “当时我们已经买了材料,给供应商货款。等意识到风险时,材料加工的东西已经到位,准备发车。”俞斌说,“不同的买家对款式的要求不一样,再卖给其他人很难。”
  受到伤害的企业绝不仅仅是几家企业,俞斌对记者介绍,就光他知道的,还有7家企业受骗,但是这7家没有能力去美国追讨、打官司,这7家企业大多已经因为资金链断裂而破产。
  “我和这几家企业曾有过接触和探讨,他们的损失保守估计有200多万美金,加上我们四家的300万美元,保守的说这十来家企业被拖欠的货款有500万美元。”俞斌说。
  马拉松式的协商、追讨
当意识到被骗后,俞斌首先想到的是谈判,但是谈判越进行下去,他越觉得对方没有信用。”
  “和他们谈判的时候,我去他们的库房看,存货已经很少了,我们也到当地调查他们的销货情况,在Citicross基层销售业务人员了解到,这些货早就卖光了,而且是赚钱的。”俞斌说。
  从2006年初到2007年上诉,关粒去协商这件事有七八次,“一开始都是我个人去追讨,平日如果与美国别的企业有业务往来也会顺便去Citicross公司,很艰辛。这样追回的货款有40多万,但是仍有95.8万美元没有回来。”
  “一开始我还以为对方经营困难,想救他一把,提出用新货单的10%—15%还老款,但是对方不答应。”陈胜达说。
  从开始协商、谈判到2007年8月份,这些企业发现越来越多的同行遭遇相同,在2007年8月份四家企业聚到了一块。“2007年8月份我们四家企业联合起来和他们谈判,但Citicross公司老总仍旧说‘有钱也不给你,为了保护自己’。”
  他们感觉通过谈判拿到钱非常渺茫,即使拿到也会非常少,他们心力交瘁、非常绝望。
  共同协商谈判后的20多天,俞斌、关粒、陈胜达找到了博雄律师事务所,最终选择让博雄律师事务所代表他们对Citi鄄cross提起控诉。
  在美国律师的费用是很高的,而像这种贸易官司一般时间也很长,有时会持续好几年。“我们本身已经受到了重创,也支付不起庞大的费用,博雄律师事务所乐意协助我们,最终我们达成货款追回成功后再支付律师费用。”俞斌说。
  “四家联合起来行动,住宿费用、律师费用相对也会低一点。”俞说。
  只有胜不一定有利
博雄律师事务所SteveQi是四家企业的代理律师,他对记者介绍,在整个诉讼过程中,Citicross相关当事人的态度一直没有变换,一直坚决否认合同的存在并拒绝合作。当四位企业的负责人提交出由Citicross签署的合同时,Citicross竟称这些合同并不是他们签的。
  “诉讼过程主要经历了判决前的财产冻结、取证、庭审、判决四个阶段。其中裁决前的财产冻结是一项重要程序。这对被告是一个致命打击。这意味着被告在资产被封存后,将无法进行正常的经营。这一步对保护四位当事企业的合法权益也至关重要,只有如此才能防止被告恶意转移资产。”
  从2007年8月到2008年12月,此案终于胜诉。虽然胜诉了,俞斌、陈胜达、关粒并没有因此而太高兴。
  “现在只有胜,不一定有利,距离拿到钱还有很远的过程。”关粒说。
  “美国与中国的法律不一样,公司所有者个人很有钱,但是他的公司宣布破产会使我们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虽然宣判了我们胜诉,裁定了还款和相关的利息,但是Citicross公司宣布自己没钱。”
  接下来的问题还是会很棘手。 “他们早就将公司名义下的钱转到所有者个人的名下,公司又准备宣布破产。”俞斌说。
  “什么时候能拿到钱我们还不知道,会很漫长。这是我们公司面临的一个难关,如果这件事顶不过去,公司就不能生存下来了。”俞斌说。
  产业链所受损害无法估计
“小企业的利润低,这几十万美金对我们的现金流影响很大。如果案子的结果不执行,公司的资金链就会断,我们很快就垮了。”陈胜达说。
  目前,四家企业之一伊丹珊实业有限公司已经倒闭,他们有80多万美元的货款没有追回。
  俊彦有限公司专门做贸易,不负责生产,因为Citicross的拖欠,使俊彦的上游供应商都受到了影响。“我们公司上游的20家鞋类工厂都受到牵连,有几家就快倒闭了。”关粒对记者说。
  近年外国进口商对我国服装、鞋类外贸出口企业产品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但是价格却没有上去,而且各种原材料、人工成本也在增加,这些企业的利润越来越薄。俞斌说:“整个行业的状况本来就差,再加上这种恶意拖欠,对中小企业的打击是致命的。”
  俞斌为追债就花去了20多万。他说,接下来还会花多少钱是个未知数,“无法预计。”
  一个或几个企业发生被拖欠货款问题,往往会殃及上下游企业,产业链由此受到的损伤是很难预计的。
  “今年恶性拖欠货款的事越来越多,有的企业也都跟着跑了。”陈胜达说,“这些企业无法给付客户现金,没有办法生存,跑了之后留下许多烂摊子。”
  对中小出口企业警示常在
在此案庭审结束后,主审法官曾说:“这样的事情很让人吃惊,这么年轻的商人,生意一做就是好几百万美元。他们早就应该预料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也应该采用像信用证或类似的手段来保障买方及时支付货款。”
  SteveQi说,随着中国企业与美国企业的业务往来的增加,这样的事件还是难免会继续发生。而这个案件能给中国企业很大的启示。
  “双方一度良好的合作很容易使中国企业过分相信对方公司的信誉,在业务往来中不要求对方提供银行信用证,而是采用到货后现金支付的方式,这就会为其违约或欺诈提供了可乘之机。”他说。
  据了解,这种恶性拖欠的风险更容易发生在中小企业里,大企业相对较好。
  “中小企业缺少做信用证的专门人才,这种人才在外语、资金信用证专业知识以及经验方面都有很高要求;如果让别人去做,由于具体的条款不一样,不是自己人终究不放心,还是会存在风险。”关粒说。
  SteveQi说,即使做信用证存在一定的难度,同时也会在一定的程度上增加双方的交易成本,但作为出口企业,还是应该设置好一个较为审慎的放账底线。
  “当对方拖欠的账款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应该出货,并应提早收款。一般业务往来上,放账的总额不应超过10万美元,对于特定的合作伙伴这个额度可以有所浮动,但这样的额度还是不宜过高。”
  “最重要的是,假如这样不幸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就应该尽早的找律师进行解决。”从citicross赖账的发生到最后找到律师事务所,有的企业拖延了将近两年的时间。“这样的拖延往往会给赖账方提供充分的时间转移资产。那么即使在诉讼中获胜,其债权的安全还是有一定的威胁。”
  受经济危机影响,今年全球各国风险水平显著提高,导致企业进出口贸易环境恶化。中国信保发布2008年《国家风险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08年1月至11月,在191个主权国家中,48个国家的风险水平上升。中国信保支付赔款2.1亿美元,同比增长174.5%。
  其中身为全球金融危机的发源地,2008年中国出口企业在美国市场的损失大幅增长,以中国信保接到的企业报案情况来看,出口企业中以纺织类和机电类商品报损金额最多,均已超过千万美元。
  出口坏账风险使中小企业产业链所受的伤害已经到了伤筋动骨的地步。“在广东地区一个镇,每年因为追不回国外货款的损失就有一个亿。”关粒说。
  “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中国企业在走入国际市场的过程中,却往往容易误以为国际上一切都很规范,缺少自我保护的意识。实际上国内外的风险是同样存在的。”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先庆对记者说,“很多企业为了出口创汇,为了竞争往往忽视风险的存在,甚至没有防范出口风险的环节。”
  “除了要有防范风险的意识以外,我们还需要有全方位的防范途径,我国的出口已经面向整个世界范围,中国应该建立起全世界范围内的‘流通渠道安全保护机制’。包括在签订合同、出口过程、谈判追讨等各个环节,而我们现在正恰恰缺少这个系统。”
  “中国应该在世界范围设立商务代表机构,这个机构应该专门针对国内企业需求对贸易进行保护,其中包括通过间接的手段协助企业去追讨债务、打官司。”王先庆建议。

    注:本文为《中国企业报》李欣采写,发表在2009-01-15第1版,原标题为:中国企业出口谨防国际“老赖”

  评论这张
 
阅读(32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