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先庆 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

在批判中创新,在反思中进取;将理论融入实际,从实际提升理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经贸决策咨询委员会专家,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广州市现代物流与电子商务发展研究基地主任,广州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广东企业为何做不大?重战术,轻战略  

2009-01-12 09:24:03|  分类: 经济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 王先庆

      前言这段时间老开会,各种各样的会,几乎每天一个。开会时,除本单位的会议以及有些比较隐秘的会议(如项目选址及顾问会)我一般不拍照片外,大部分外出参加的会议我都喜欢拍点照片,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和爱好。由于觉得网易相册上传照片十分方便,因而部分照片就直接传到博客相册上了。一方面供大家一起欣赏,另一方面也是作为“图片记事”的一种方式,有利于记载一些事项。在这几天会议中,见多识多,思考也多。好多心得来不及整理发表,也未来得及深入分析。但有一个问题,因为五天内在三个不同的会议上都有人谈到,因此,就感想特多,值得特别提及。问题的核心就是,我们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所谓“新客家人”专家在交流时普遍感到:广东省各级政府、企业界和事业单位,普遍重战术轻战略,有些企业或政府领导甚至时根本不关心所谓战略,也几乎不谈战略。

        1月8日晚上,我参加“2009年广州市知名专家新春座谈会”。在会上,市社科联主席李明华研究员作“2008年工作总结及2009年工作计划”时谈一个数字,即2008年广州市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立项近100个,总经费150万元。我们在座的一听,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好多课题,动不动就超过150万元呢。2006年,“广东省流通产业竞争力研究”课题就300万元啊。这些课题平均约1万元,在现在的物价水平下,这点经费如何能完成一个课题呢?广州的河涌整治一花就是100亿元,随便在哪里挖一段路再重新修一下,也不止这么多啊。广州的GDP可是近万亿元。真不知为何,对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就如此小气?小气得简直不可理喻!对此,大家难免不议论纷纷,有说“广东人宁可花大钱获代价,也不愿花小钱做研究”,“为何广东的学术气氛一直搞不起来,因为广东省各级政府从根本上不重视科研”,“广东人不喜欢搞研究,如同不喜欢读书一样,因为没有靠读书搞研究发财的”,等等,谈了很多,归纳起来有三点:一是广东省多数政府部门、企业和单位普遍不愿花钱做科研,尤其是不愿意为未来的事花太多钱,注重眼前“实效”;二是做出来的科研成果,即便是再有价值或有水平,也难以为政府所重视和采用,政府或企业领导更相信经验去“搞掂”;三是科研活动基本上学者们的“自娱自乐”,花钱支持这些研究是“浪费”,最好一分钱不花就好。尽管这些议论不一定准确,但不能否认这些问题的广泛存在。

        1月9日,我在清远参加“首届中国高端服务业论坛”,午宴的时候,一群长期从事政府和企业咨询活动的人又不自觉地扯到广东的政府领导和企业界普遍“关注短期利益,轻视长期战略和长期利益”的倾向问题。一是从这些金融危机与广东企业倒闭谈起,说到“广东企业为何如此热衷加工贸易”的问题时,认为这是广东企业“思想懒惰”,急功近利,只想赚“快钱”,哪里顾得上什么自有品牌的策划、市场和资本的运作等。进一步说,如果不是法律约束,可能全广东人都去“走私”、“造假”去了,赚一把是一把;二是又谈到曾经很火的一年一度的广东省政府主办的所谓“洋顾问会议”。我曾经参加了两届。政府花费数百万元请一些所谓知名的外国专家给广东献计献策。好多观念,在我们听起来,十分幼稚和可笑。有些观念其实是我们省内专家早早提出或深刻研究,但被这些根本不了解广东的外国专家说出来就成了“宝贝”,典型的“重外轻内”;三是广东省内企业界和政府部门,常常在召开一些大型研讨会时,宁愿花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去北京请一些知名专家来“胡吹海坎”,却舍不得让本地的专家“倒贴钱”去演讲。这一点,我本人的感受特深,因为无论如何,大多数外地专家根本不关注广东的经济问题或社会问题,更何况是几千年来形成的“只做不说”或“多做少说”的岭南文化及低调的粤商几乎是处于神秘和隐秘的状态,如果不在广东生活十年八年沉下去钻研很难理解或认清。所以,有些北京的专家朋友调侃道“广东人的钱真好赚”,“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在广东的学术讲坛上可谓达到了极致(于是有人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广东的这些人不关注北京来的专家讲了什么,而是关注他是什么人。反正听了也是白听!);四是你在珠三角各地随便转一转,就会发现,来自北京各大学或研究机构的人(之所以不称之为“专家”,其实有些有就是打着“北京大学”或某些部门的招牌,或自封的某某专家,还有不少只不过是专家的助手,大部分是专家的学生!)活跃在各级政府部门的决策研究领域,而且课题经费动不动就是几十万元。实际上,当我们看了好多课题研究成果,相当一部分是玩数学和概念游戏,对广东本地的情况一知半解。当然,一方面,我并不是说广东本地专家们承担的决策咨询课题就一定是认真做的和有水平的,另一方面,我本人并不否认其中外地专家的个别研究是做了扎实的调查研究的,课题做得相当有水平的。但就本人15年来跑遍广东21个地市和所了解的情况看,真正合格有效的研究应该不到20%,而且50%左右根本就是胡编乱造地瞎扯,典型的咨询类“伪劣产品”,余下的30%,就是应付了事,文字图表功夫不错,但就是内容上意义不大。

        总之,作为国内较早从事政府和企业决策策划的万国城市研究院王廉院长,作为这次会议的主办方之一,他因为在会议上作主题发言时就对此发了不少感慨,所以会后就即兴引出了许多话题,引起了在座者的共鸣。最后,几个人得出了几点结论性认识:一是在广东这块土壤上,过去和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政府部门和企业普遍是重战术轻战略的,他们只想听到马上能操作或见效的点子,对于用几年时间进行长期资本运作、市场运作、产业运作或品牌运作这样的事,一般不感兴趣。他们习惯于“碰到困难绕道走”、“摸着石头过河”和“跟着感觉走”,所以那种深入的基于长期未来的研究,往往是学者们自己的事,也是费力不讨好的事;二是专家最好也来个“出口转内销”,就会容易混一些;三是在广东省政府部门真正吃得开的,除了“京派”外,其实是那些并不具备专业水平的“社会活动家”,他们常常能把一些官员忽悠得团团转,乖乖地掏钱,而那些在广东扎实地做研究的本土专家却往往只是“点缀”;四是广东不是一个真正能让人静下来做学问的地方,到处充满着急功近利的功利主义思潮,要想在广东混下去,就要少批判、少“胡思乱想”,少些独立的学术意志,多跟着瞎哄哄比较好。反正报课题、评奖、投标,一般都是关系、权力比实力重要,大多喜欢“搞掂”,“规则”往往只是摆设。

        由于我本人也在圈内,因此,我没有上述想得那么激进了。至少就我而言,是广东这块土地造就了我的研究视野和生命力,我觉得在广东照样能做出学问来。但对于上述这些观念,我也只能部分持保留意见。毕竟事实胜于雄辨。

        10日,我与我的顾问服务企业进行例行的交流,在谈到是否请专家就某个项目进行详细的可行性研究时,我们这个可敬的企业家朋友态度十分明确地说:“王老师,在我们广东,关系比实力重要,经验比知识重要,研究的事暂时就不考虑了。”呵呵,讲得十分经典!我也十分佩服他的商业智慧!!我也相信他所说的话,确实我想得书呆子气多了点。 

       只是,我又在想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广东的企业普遍做不大?为什么我们广东人普遍“只要能赚钱,什么都敢干”?为什么有些人宁愿一次花几万元请客吃饭或花几万元去夜总会休闲却舍不得花几万元做研究?为什么深圳、广州的城市定位三天两头变来变去?为什么作为中国第三城市的广州却找不到一条直路?等等,一切的一切,就是我们广东人太“实在”了,太不愿意“务虚”了,他们普遍关注的现在能赚多少?政绩怎么样?至于长期?让长期见鬼去吧,让所谓的战略见鬼去吧。他们大多不相信战略,也不和你谈什么战略。

       或许这就是相当多广东人的写照吧,他们高度“务实”,“务实”的表象下,你只能见到工厂、生产线、产品和钱,有订单就生产,无订单就关门。至于这个厂能开多久?如何向内地扩张?等等,只有天知道!在广东,近二十年来,你有听说几个人在股市上就某只股票通过精心策划进行炒作?进行并购的吗?地道的广东人可以说一个都没有!!因为他们对股市里的打压、吸货、题材、造势、拉抬等这些具有高度战略的操作不屑一顾,也做不来,所以根本不会产生出德隆系、涌金系、成功系、明天系等股市派系来。这么多年来,广东除美的、香江等少数企业外,很少有比较大的并购和策划。广东唯一一个具有经典意义的并购案例——科龙并购案,且不说顾总并不是广东人,而好不容易实现的这么伟大的战略性收购,却得不到各级政府的支持和保护,最后遗憾地丧失了一切成果。假如当初政府接管,注入几个亿元的资金,可是要达到对整个产业的战略性控制和实现全国性的产业布局,实际的收获是近百亿的战略收益,然后,一切都成为云烟而消失了。

         我并不反对广东人的“实在”,而且我自身也在潜移默化地变得比过去“实在”多了,但还是希望广东人,尤其是政府和企业多些战略,少些“折腾”和浪费!战略上的失误,就是最大的失误!

        (说明:本文有感而发,若有不妥之处,本人愿接受各界批评!文责自负!)   

       近期相关文章:

          广东商学院:进入王华时代   http://kesum.blog.163.com/blog/static/962880820090121322428/edit/

          王先庆:广东流通业发展模式的特点及其反思 http://kesum.blog.163.com/blog/static/962880820090894526370/edit/

       王先庆:广东流通业三十年的三次大转型 http://kesum.blog.163.com/blog/static/962880820090645729218/edit/

       王先庆:门店选址对大型综合超市经营绩效的影响分析

《广州城市职业学院学报》2008年12月第4期 http://www.kesum.cn/zjzx/mjzl/guangzhou/wxq/wxqwk/200901/102802.html

             王先庆:广州批发业发展需解决现存问题   《中国市场》2008年第11期

http://www.kesum.cn/zjzx/mjzl/guangzhou/wxq/wxqwk/200901/102660.html

 王先庆:广府商人、潮汕商人以及客家商人的比较研究   《广东商学院学报》2008年第5期 

http://www.kesum.cn/zjzx/mjzl/guangzhou/wxq/wxqwk/200901/102655.html

 广东流通业三十年盛会暨庆典 http://www.kesum.cn/zt/65/

      王先庆获“广东省商业服务业改革开放30周年杰出贡献人物”称号   

     http://sce.kesum.cn/xhhx/200901/102746.html

      王先庆演讲报告:经济大转型背景下广东商业服务业发展的思路与对策

      http://lts.kesum.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902

      王先庆:金融危机:盛极而衰的开始  2008年11月 《富周刊》

 http://lts.kesum.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903

              

 

 

  评论这张
 
阅读(16391)|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